青岛市殡葬协会
热门推荐: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新闻中心 >

工作在“离天堂最近的门” 作者:胶州市殡仪馆 单洪强

作者:   来源:   点击数:71159   发布时间:2019-08-20 15:38:27

工作在“离天堂最近的门”

作者:胶州市殡仪馆  单洪强

阳春四月,是春暖花开万物复苏的季节,同时也是追念凋零的生命、惧终追远的时刻。清明节,这个祭祀先人、追忆故人的节日,有一群人他们与逝者从不相识,却用情为他们服务到终点,用专业的精神让逝者“最后的旅程”也有尊严。他们就是市殡仪馆的殡葬工作者,用不能微笑的服务,当好“天堂守门人”。我是胶州市殡仪馆的遗体火化员单洪强,在我从事殡葬工作的12年以来,兢兢业业,坚守每一天,做好每一事,默默奉献,让每一位逝者有尊严地离开……

 

从厨师到遗体搬运工

2005年4月,23岁的我放下家里的天地山林,从吉林省来到胶州,和妻子开始打工生涯。在人生地不熟的胶州,我下过工地,打过零工,干过厨师,但始终不尽如人意。2007年4月,我几经辗转周折,在胶州市殡仪馆当了一名遗体搬运工。做这份工作,每天就是和一具具冰冷的尸体打交道,很少有人能够忍受,但我坚持了下来。因为做一个合格的殡葬工就要过“三关”,那就是:不怕鬼、不怕脏、不怕累。

2010年8月,胶州某铁路桥下有一名无名尸体,接到派出所电话,我与几位同事一起去接运遗体。当大家来到现场时,几百只苍蝇轰然而起,遗体已高度腐烂,臭味传至百米远,难以忍受,腐尸气味跟垃圾臭气不一样,即使戴上口罩也挡不住那个刺鼻的气味往鼻孔里钻。我主动抢着上前,扇开苍蝇,麻利地铺开塑料,将遗体包扎好装入接尸袋中,此刻,满腿满袖尽是污泥浊水,满身粘的都是苍蝇,有的苍蝇爬进了内衣。处理完尸体,我呕吐不已,很长一段时间没法正常吃饭。

在旁人看来,这份差事事情多,待遇低,时间长,很多人和我说一个打工仔没必要这么拼命干活,但我不这么想。我自己从农村到城市里打工,什么苦都吃过,这份职位来之不易,从一个农民到殡葬工人,人生戏剧性的变化是他没想到的,虽然没有什么专长,但什么技能都想学。凭着一股韧劲和冲劲,我很快适应了殡仪馆的工作,在完成本质工作的同时,脏活累活抢着干,不仅是清扫员,也是绿化员……所以我年年被单位评为先进个人。

 

“每一次的炉火都是生命的重生”

由于工作踏实,在通过了相关部门的岗位培训取得火化工资格后,我很快转到火化车间,成为一名火化工。有人说焚烧炉是“离天堂最近的门”,而火化工就是在离天堂最近的门前,守望着生命最后一站的殡葬工作者。我每天的工作其实并不繁琐,就是把死者的遗体推进火化间,进行火化。看似容易,其实很考验一个人的心理素质和技术。让逝者体面地离开,并不是胆量大就能做好,更是个技术活。现代化的焚烧炉燃烧时温度高达1000摄氏度,通常需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完成火葬,火化工需要结合遗体骨骼、胖瘦,以及冰冻情况,调整油量、温度、时间,还要随时关注着燃烧的情况,调整油量、风量和温度等。一年四季站在炉膛前都不舒服,尤其是夏天就更难熬了。因为工作要求一年四季都是长袖长裤,夏天一走进火化间,就会有滚滚热浪扑面而来,在里面待上一会儿,身上的汗就流不停,整个衣服都粘在身上,在收殓骨灰时,由于焚化后的骨灰温度很高,就算戴着手套有时还是会被烫伤。很多人都说,火化工干的是最残忍的活,但在我看来,每一次的炉火都是生命的重生。对于这份工作,我并不害怕而是充满敬畏。

殡葬职工也是平凡人,每个人都爱看阳光、风景、笑脸,没人愿看肮脏、丑陋、悲伤,每天面对丧户的哀嚎和非正常死亡遗体,不免精神压抑,当有人问我是否考虑过换个地方打工,我都会告诉大家,工作时间长了,和单位、同事有了感情,没想过换工作,只想做一个合格的殡葬工。只要世界上有生老病死,就需要有人来做这份工作,我觉得这份工作是积善积福的。一个普通的火化工,没有多彩的衣着,没有华丽的语言,没有显赫的地位,但是我也有梦想,就是用自己的辛勤劳动让两个世界的人都满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