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岛市殡葬协会
热门推荐: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新闻中心 >

民政岗位标兵|青岛市殡仪馆毕艺:守护生命的终点 他是离死亡最近的人

作者:大众网·海报新闻记者 刘宇昕 毛道光   来源:青岛民政网站   点击数:42597   发布时间:2020-11-11 09:26:10

编者按:今年以来,青岛市民政局选树的6名“青年岗位建功标兵”在全市民政系统和社会上起到正向激励和引导作用,他们都是来自全市民政系统基层工作一线的杰出代表。当下,这6位青年标兵组成了“燃烧激情、建功青岛”全市民政系统岗位建功典型事迹报告团,在青岛全市进行宣讲,大众网·海报新闻记者走进他们的工作和生活,讲述平凡岗位上的不平凡事迹。

  大众网·海报新闻记者 刘宇昕 毛道光 青岛报道

  入殓师,对于很多人来说,是一个有点神秘、闻之色变、甚至很恐怖的职业。生与死,处在生命历程的两端。正如同妇产科迎接新生命的到来一样,入殓师是为逝者整理妆容,让他们体面有尊严地离开这个世界。今年36岁的毕艺,在青岛市殡仪馆做了11年的入殓师,这工作背后的艰辛却鲜为人知。

  高坠、头部凹陷、碎尸不全……他什么遗体都见过 11年送走3万人

  梳头、打粉底、上腮红、描眉、涂口红……这并不是女孩在化妆,而是入殓师在为遗体整理妆容。“真安详,像睡着了一样。”毕艺说,在他心中,这是家属对他工作最大的认可。

  “为遗体缝补、整容、化妆,说白了,我们就是不用打麻药的外科医生。”毕艺说,这些年,什么样的遗体他都见过了,高空坠落的、车祸事故的、水里泡浮的、头部凹陷的、甚至有碎尸不全的……他都需要拿“脱脂棉”蘸着酒精一遍遍地擦净血迹,把断裂处缝合起来,毕艺说,刚开始工作时,自己确实非常害怕,手哆哆嗦嗦半天才能给遗体缝合好,经常弄得自己满身血、一身汗。遗体散发的腐朽的气味,经常让他不断呕吐,“上班之前都不敢吃早饭,因为吃了肯定吐。下班都要冲好久的澡,但是身上那股味儿怎么洗都洗不掉。”

  入殓师是个良心活,毕艺说,在为女性死者清理头发时,不能大力将头发拽下去,只能将头发放在水里,轻轻地用水浸透、再慢慢地擦拭血迹。有时候一整理就是三、四个小时。“有时遗体出现的屎尿,清不清理穿在衣服里,其实没人会发现,但我过不去自己这一关,硬着头皮也要帮他清理干净,要让他有尊严的离去,因为这就是我们的工作。”

  毕艺说,干这行也需要不断学习的,怎么能让化在遗体脸上的“红”更自然,他都专门去找化妆老师学习。11年,搬抬、化妆、火化,天天围着遗体转,毕艺已经送走了近三万人。

  他什么“大场面”都见过 但最怕送走小孩子和亲人

  毕艺说,2013年11月22日,黄岛发生输油管爆炸事故,他被紧急派到现场,给爆炸中逝去的人入殓,那是他入职以来经历过的最震撼的场景。而今年疫情爆发以来,青岛市唯一一个因新冠疫情死亡的老人,也是他和同事们有条不紊地送走的。

  “什么‘大场面’都见过,但我至今最怕送走小孩子和自己的亲人。”毕艺说,在殡仪馆里,从刚出生1个月的小婴儿到99岁的老人,他都见过。他整理和火化过的唯一一个孩子,是2岁,因生病失去了生命,他妈妈抱着在门口等着,那种失去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,至今他都记忆犹新。“特别是自己有孩子之后,最看不了这种事情,在这里,看到小孩子是最难过的事情。”

  三个月前,毕艺的姥爷去世了,是由毕艺亲手整理、化妆的。这是他最不愿面对的事情,为亲人送行。“我从小是姥爷带大的,和姥爷太亲了。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完成的,只记得浑身都在哆嗦,全身都湿透了。”毕艺说,眼泪不能滴在遗体上,不吉利,但泪水还是止不住往外涌,他一再控制着自己的情绪……“那种痛,是无法言表的。”毕艺说,他的三叔、姥爷,还有他妻子的爷爷,都是由他亲自送别,“未来可能还会有,但我依旧不知道该怎么面对。”

  他7岁的女儿至今都不知道爸爸是做什么的

  毕艺说,7岁的女儿总是问他:“爸爸,我们班同学的爸爸有的是警察、有的是医生,有的是工程师,那你到底是做什么的?”每到这个时候,毕艺总是回答,爸爸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人。毕艺说,他不知道该怎么和孩子解释自己的这个工作。

  “你知道当别人知道你是干殡葬的,本来伸出要和你握手,立马又收回,那种场面有多尴尬吗?”毕艺和记者说着,脸上带着苦笑。毕艺说,这份工作,基本不会和人说你好,再见,上班的时候基本不会有笑声。谁家有病人,也不敢去探望,逢年过节,除了关系特好的亲朋,其他统统都不敢去。

  两个月前,毕艺转岗到了导办处,引导家属办理丧葬仪式和流程,毕艺说,他们通常都处于极度哀痛之中,有办手续丢三拉四的,也有着急上火拿他撒气的,“有时候真是有委屈,但处于这样一个工作环境中,我们也能理解我们服务的对象。”毕艺说,人在这个世上走一程,都该画上个圆满的句号,所以,他从来都是耐心安抚,甚至跑腿代办。“无论如何,都会帮助他们办好一个体面的、有尊严的葬礼。”

  他说看多了死亡 就想活得更有价值

  和死亡打交道11年,毕艺说,不论老少,也不论贫穷还是富贵,在生命的终点,人最后都要化成灰烬,离开这里。不能说是看淡生死,但死亡无法避免,不如让当下的每一天都充实、快乐。

  2012年,毕艺和妻子到诸城马耳山小学开始支教,一个做合唱老师,一个做足球老师,每周四下午两点上课,翻山越岭,来回三百公里,将近五个小时,只要不是大雪封路,从不落下……这条路,他们一走就是九年。毕艺说,做公益,最受益的是自己,和孩子们在一起,他能感受到充实和快乐。

  电影《入殓师》的最后,有一段话:“死可能是一道门。逝去并不是终结,而是超越。毕艺说,如果真的有天堂,那他就是一名光荣的“天堂”送行人。“抚慰生者,予以亡者尊严”在毕艺看来,他的工作是极具仪式感而神圣的。